第一章 兄弟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以天地为烘炉,炼天地为白银。





雪将住,风未定。





幽深山谷中,白雪皑皑,两少年踏雪而行。他们年岁不大,约莫十六七,周身已布满白雪。





深谷里凹凸不平,地面又有厚厚的积雪,行走十分不便。但两个少年,却健步如飞,身形灵活,犹如水中的鱼儿。





“紫宸,你没有看错吧?这大冷天的,我们可不要白跑一趟!”其中一位少年,在飞驰的过程当中突然开口。





“放心吧赵灿,我亲眼所见,不会出错!”名为紫宸的少年,信誓旦旦的道。





“那就好!”赵灿diǎn了diǎn头。





二人极向前,越过一个个山谷,雪越下越大。





这个山谷幽深偏远,在这寒冷的冬季,更是少有足迹,万籁俱静。





但就在同一日,深谷中竟然又有两道身影飞掠而来。





“嘿嘿,亏紫宸还是外门弟子当中,号称最小心谨慎的,想不到也会栽在这里!”





这两人都身穿青衣,青衣外裹着一层兽皮,跟之前二人的打扮,非常相似。





“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也叫交友不慎!”另外一名少年冷冷的一笑。





二人很快消失在雪幕之中。





天色将近,夜幕降临。在前方带路的紫宸,却是停了下来。





“到了吗?”看到紫宸忽然停下,赵灿眼中有光芒闪动,急切问道。





“没有,还得再走一日。我们先吃diǎn东西,找个无雪的地方避避,休息一晚,明日再走。”紫宸掸了掸身上的积雪,摇摇头道。





两人的身后,都有包袱,紫宸正从包袱里拿吃的出来。





“这个紫宸,天寒地冻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早早的前往!”赵灿心不在焉的吃着干粮,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





“怎么,你害怕有人来抢?放心吧!这地方很偏僻,就是凶兽都不一定能够找到,要不然那株雪参也不会被一只五级凶兽占据。”从地上抓了一把干净的白雪,塞进嘴里,透彻心骨的凉意让紫宸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凡是都要小心,这毕竟是五百年的雪参,更应该小心万一那冰熊突然从沉睡中苏醒,把雪参给吃了呢?”赵灿担忧的道。





“这个不太可能吧。”紫宸犹豫了。





这种事情虽然生的几率很低,但也不排除没有这个可能。





“好,那走!”





保险起见,紫宸没有犹豫,就决定赶路,这也让赵灿松了一口气。





dǐng着寒风、飞雪,两人再次前进。





两人并没有走多久,就在之前二人停留的地方,就出现了两道身影。





“他们之前在这里停下了,好险,幸好我们吃东西耽误了一会。”望着地面上那凌乱的深深脚印,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如果不是之前吃东西耽误了一会,两人可能就会被现。





“我们放慢度,等赵灿信号!”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天色大亮,寒风呼啸,声很大,雪更大。





紫宸跟赵灿已经站在了一个山头上。





“到了吗?”赵灿的眼神,变得很是热切。





“嗯!”紫宸diǎndiǎn头,眼中也有了一抹激动,他用手指了指前方的那个山头,道:“就在前面,当日我找寻灵药之时,无意间现的,翻过那个山头,到达山谷之后就到了。”





两人都是灵武宗的外门弟子,数年来都为了进入内门而努力。现在一株雪参,就可以让两人实力再次突破,进入内门,学习高深的武技、功法,想尽更多的资源。





对于灵武宗的外门弟子来説,内门就是他们的目标。现在自己距离目标,只有一个山头,紫宸显得很激动。





“现在把迷魂散拿出来,我们准备出。”紫宸大声道:“灵武宗内门,我紫宸来了!”





“哈哈,我赵灿也来了!”





赵灿哈哈大笑,向着旁边的紫宸走来,伸出手臂,似乎要来一个兄弟间的拥抱。





紫宸大笑,展开双臂。





一步两步三步,赵灿走到紫宸面前,大笑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寒光,本来要拥抱他的双手上,却是涌动出了淡淡的白光。





这是真气。





“蓬!”





异变刹那间生,紫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大力给击中,整个人就向着后方倒去,跌在了山巅之上,在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一个人形印记。





赵灿偷袭的一击,紫宸瞬间受伤。





“噗!”





一口鲜红的血液吐出,紫宸的脸色变得惨白。





“你!”





紫宸望着赵灿,想要説什么,但在此时,赵灿眼中寒光闪烁,闪身而上,催动体内真气,向着紫宸的丹田拍出一掌。





“噗!”





一声犹如气破的声音响起,一股真气在紫宸的丹田与经脉中肆虐…紫宸的经脉受损,丹田被废。





快,太快了。





快的紫宸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赵灿偷袭之后,又迅补了一记,就此废了紫宸,而在此期间,紫宸只来得及説了一个你字。





紫宸开始大口咳血,眼如死灰,苦修了几年的真气,就这么被废了,他整个人废了。





而这个废掉他的人,还是他的朋友、兄弟!





之前一脸狠辣的赵灿,脸上突然有了愧疚,轻声的道:“紫宸,你也不要怪我。”





“为为什么?”





紫宸倒在地上,眼中满是绝望与难以置信,他不相信,自己视为兄弟的赵灿,会暗算他。





“因为他想找个靠山,想要在内门混的风生水起!”





就在此时,山腰间响起一道声音。紧接着,两道身影出现,几个起落之后,就到了山巅之上。





“你们来的倒挺早。”看到二人,赵灿冷冷的道。





“嘿嘿,本来想要等信号的,但在下面看到你已经出手,所以就上来了。”其中一人嘿嘿一笑。





“靠……山?难道进入内门还不够?”紫宸一脸的绝望,还有懊悔。他懊悔叫上赵灿,懊悔跟赵灿是朋友,还一直把他当兄弟。





“当然不够,内门弟子除了资源多外,其他的跟外门弟子几乎一样,都有纷争,都有矛盾。”





赵灿愧疚的眼神,已经变得平静,淡淡的道:“本来我的目的,就是进入内门,这是我的目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两年后才能进入内门,但你的一株雪参,让我提前了两年。”





“内门有明争暗斗,很多弟子都莫名死去,我如果进入内门,也许要小心谨慎几年,才能找到一个靠山。但你的雪参对王雄师兄有用,他可以罩着我,所以又节省了我几年的时间。”





“节省了几年时间,又不用担心被人算计,还能安心修炼,这么巨大的好处,只是换来一个你死。你説,这种利己的好事,我会不答应吗?”赵灿的眼中,有了一抹狞笑。





紫宸的眼中,满是痛苦,“雪参是我现的,是我叫你来的,你却反过来害我,我错信了你。”





“不错!所以説,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相信。有时候血亲的人都会害你,更何况朋友呢?今日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可惜你永远不会吸取这个教训了!”赵灿冷漠説道。





紫宸没有説话,他的一生都完了,就因为信错了一个兄弟。





“我们走!”望着绝望的紫宸,赵灿脸上只有冷笑。





“走?你就这么放过他,只是废了丹田,这世间可是存在奇遇的。丹田被废,如果碰上奇遇,还是可以恢复的。”其中一位少年戏谑的道。





“也是,斩草要除根!”赵灿又折返了回来,眼中有了森然的杀意。





“赵灿我们是兄弟。”紫宸的心彻底凉了,犹如冰雪一般冷。





“不错,兄弟就是在有利益的时候,用来出卖的。”赵灿眼中,再无仁慈,只有森冷的杀意。





“噗!”





冷光一闪,一柄短匕刺向紫宸的胸口,刺穿了心口。殷红的鲜~血从心口流出,打湿了衣衫。





紫宸眼睛突然瞪大,一片死灰,呼吸瞬间停止。





生机消散。





赵灿冷漠的拔出短匕,而后一脚把紫宸,从山头踢了下去。





“走吧!”





用积雪擦去短匕上的鲜~血,赵灿扭头向着山下走去。





赵灿的冷酷狠辣,让二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相视一眼之后,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忌惮。
第一章 兄弟
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