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猪脚他爹是皇帝


明正德四十年夏。





正泰县城东的某个不知名破庙内,一个穿着破烂道袍,满脸胡渣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一边小跑着一边道:“都快起来,明军追上来了,我们得赶紧走!”





此时一个短袍打扮,手提杀猪刀的壮汉迈出房门,出来就问:“柳丞相,怎么回事?官兵又追上来了?”





那被称为柳丞相的中年长袍男子满脸紧张之色:“没错,他们就在山脚下了,再不走了来不及了,陈将军,太子还有皇后呢?”





不等那手提杀猪刀的陈将军说话,里面就是走出来一个肥脸圆腰的中年妇人:“什么?官兵又追上来了?”





不等身前的两人答话,那妇人就又是自言自语叫骂起来:“都怪那死老头子,这日子过得好好的,做了个梦就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帝命了,还有你这柳八苟也是鬼迷了心窍,如果不是你蛊惑我们家老头子,他也不会搞什么称帝建国的事,现在好了,家破人亡,那死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还连累我们母子被官府追的跟狗一样。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妇人是越叫骂越大声,让身前的那个柳丞相和陈将军都是面面相窥,半响后那陈将军才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我们得赶紧走了,不然官兵追上来就走不了,太子呢?”





“屁个太子,我们家轩儿书读的好好的,眼瞅着就能考上秀才了,这大好前程都被你们给毁了!”妇人是越叫骂越兴奋,甚至是伸出手来指着那柳丞相的鼻子在骂。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太子就在房内,这是一个年约十六的青年人,名为李轩,长的没有话本小说里的眉目清秀,也没有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这相貌、这身材往人堆里一扔,估计亲妈一时半会都找不出来。





只是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长袍,面露着少年人不该有的愁容,此时的他心里正竖着中指责骂老天。





他原本是个新世纪的一个普通人,好不容易把公司里的前台妹子给勾搭上手,这还没几天呢,就是招了雷劈,一觉醒来就是梦回四百年,回到了明朝的正德四十年。





然而这还不算,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一个‘太子’!





融合了原身记忆后,他发现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自己穿越了不稀奇,真正稀奇的是原身他爹李尔必本来只是一个一辈子都没去过府城的乡下土财主,某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个挖了个石头,上面写着什么山河易主,有德者居之之类的话。





这让李尔必兴奋异常,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有德者了,然后找到村头那个同样没啥见识的柳道士问讯,柳道士当时掐指一算,就说李轩他爹是上天注定的九五之尊,神州之主。





然后……然后李轩他爹竟然登基建国了……





并正儿八经的以李唐后裔自居,建国‘唐’,颁年号‘安建’,并封柳八苟为丞相,同村陈屠夫为羽卫大将军,妻弟白云奇为骠骑大将军,把自己的老婆封为皇后,儿子李轩为太子,总之话本小说里该有的都有了。





于是乎只有三百多村民为国民的山沟小皇朝就这么堂而皇之建立起来了,但是半年后当正泰县的县太爷得知自己辖区里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地主老财竟然登基建国后,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着。





这可是实打实的谋逆大罪啊,自己要是平定这一次谋逆的话要想升官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于是乎这位县太爷就是兴冲冲地领了好几百东拼西凑的县勇来攻。





结果是没有任何意外的,李轩他爹建立的王朝一天都没撑住就烟消云散了,身为皇帝的李轩他爹当场被斩杀,而其他人则是四分逃散。





丞相柳八苟和羽卫大将军陈屠夫还有其他的几十号人带着皇后还有太子李轩出逃,这也不是这些人想跟着逃啊,而是因为不逃不行,官府已经认定这是谋逆大罪,一个个都想着把他们抓住然而升官进爵呢。





当得知自己成为一个外人眼中笑话一般的太子时,李轩心里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那是什么感觉都有。





诸多感觉汇总得到嘴边就变成了一个字:操!





但是现在,很明显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去感叹什么,因为官兵就要追上来了,此时不逃难道留在这里等死吗?





于是乎,这二十多号人乱哄哄的开始收拾行囊,再一次钻进了深山老林里头。





当李轩等人离开一个多时辰后,一个身穿七品官袍,留着羊胡子的官老爷就是站在了这座破庙面前:“给本官搜,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飞出本官的手掌心!”





他背着手,意气风发的站着,一边喝着身旁狗腿子递上来的水一边心里头已经是构思着该怎么向朝廷上折子。





开头得这么写:臣月前惊闻李家村李尔必举旗谋逆,建伪唐号安建,拥兵数千。





天地良心,李家村一共也就三百多人而已,就算是把鸡鸭猪狗都算上,也没几千口啊,但是这向上头报告嘛,不把敌人说的厉害一点,怎么凸显自己的天大功劳呢?





接下来得这样写:臣即率县勇三百平李逆,苦战三天三夜,斩敌士三千,臣奋力取敌首十级,身披百创,当场斩杀伪帝李尓必。





你要是问他是怎么斩首十人,身披百创的,答案是:人没砍过,但是路上踩死的蚂蚁怎么得也有十几只吧,说不准还有好几百个呢,身上虽然没挨刀,但是还有好多被风沙割到的小伤口呢。





你要说没看见那些伤口,你看不见不代表伤口不存在啊!





正琢磨着该怎么写奏折县太爷不用多久就听麾下县勇回报:“庙内灰烬还有余温,而且踪迹杂乱,伪唐太子他们必定刚走不久。”





县太爷当即手一挥,豪情万丈道:“那还等什么,还不快给本官追上去!”
第一章 猪脚他爹是皇帝
山沟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