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了


 钟毅茫然的看着眼前一片狼籍的海塘,脑子有点乱。





什么情况?只是在演习中遭炮火误伤,再醒过来时就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了1937年的淞沪战场,附身成了金山卫保安队的队长?





从这具躯壳的原主人的记忆可以知道,金山卫刚刚才遭受过鬼子空袭,自己附身的这个倒霉保安队长就是在这次空袭中被震死的。





只不过,这家伙的身份倒是挺复杂的,不仅是个海归,还是个地下党。





“队长,你没事吧?”一个团丁过来,满脸关切的道,“刚才可把我们吓死了,我们还以为你让鬼子的炸弹给……”





钟毅掠了团丁一眼,发现是他手下一个小队长,梁丰。





钟毅道:“疯子,你们以为我被炸弹炸死了,是不是?”





“那不能够。”梁丰摇头如拨浪鼓,又说道,“队长你可是留洋归来的高材生!”





留洋归来的高材生就不会被炸死吗?钟毅翻了记白眼,没好气道:“如果我说我其实已经被震死了,你相信吗?”





梁丰道:“队长,你就别开玩笑了。”





钟毅道:“你看,就知道你不会信。”





梁丰摇摇头,又道:“队长,现在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钟毅揉揉太阳穴,感觉脑仁疼。





“海防工事啊。”梁丰道,“民壮都跑光了,而且鬼子飞机时不时跑来轰炸,好不容易修的一点工事,立刻又给炸没了,这活根本没法干哪。”





梁丰说完又指了指被炸得一塌糊涂的海防工事。





“什么?海防!”钟毅闻言却激泠泠打了个冷颤。





作为一个穿越者,钟毅非常清楚,11月5日凌晨,将会有三个半师团7万鬼子在金山卫登陆!而驻守金山卫的部队,包括号62师的两个连、炮兵二旅的一个连,还有金山卫保安队等地方武装将会全员殉国!





然后整个淞沪会战的局面将会急转直下!





再然后淞沪战场的七十万国jun将会土崩瓦溃!





想到这,钟毅一下跳起来,厉声喝问道:“今天几号?”





这一声大喝立刻惊动了周围的团丁,纷纷回头看向钟毅。





梁丰也吓了一跳,小声道:“队长,今天是4号,怎么了?”





“我艹,已经4号了!”钟毅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





就只剩下不到一天了,这个时候求援已经太迟了,只能自救!





挫败日军登陆金山卫?这个就别想了!但是拖上两天还是有机会的!





毕竟小鬼子也没什么抢滩登陆的经验,无论是此前在狮子林、宝山一带的登陆,还是这次在金山卫的抢滩,全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可趁之机还是很多的!





只要拖过两天,就能为赶来增援的国jun赢得时间,局面就仍有可为!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不能够改变结果,也至少可以借此狠锉一下鬼子的嚣张气焰,让鬼子在金山卫付出惨重代价!





当下钟毅对梁丰说道:“疯子,你带上几个弟兄,去找周围各乡各保的乡长保长,让他们立刻召集辖区所有民壮!到曹泾待命!”





梁丰道:“队长,我担心那些乡保长不会理咱们哪。”





“你手里的家伙是烧火棍吗?”钟毅厉声大喝道,“这是军务,谁敢不从,就以叛国论处!杀无赦!”





梁丰瞠目结舌的道:“真杀啊?”





“真杀!”钟毅喝道,“若上头追究下来,我担着!”





梁丰便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带着几个团丁匆匆去了。





钟毅又扭头对另一个团丁说道:“牛蛋,你带着弟兄们去白沙湾砍伐竹子,记住,要经年的老竹,数量越多越好!”





“是!”绰号牛蛋的团丁应一声,又道,“队长你呢?”





“我?”钟毅眸子里立刻掠过一抹阴霾,沉声说道,“我得去一趟海月庵,救人!”





“去海月庵救人?”牛蛋茫然道,“救谁?复兴社那帮大爷?”





“对!”钟毅重重点头,又道,“但愿还来得及。”





说完,钟毅便再不理会满头雾水的牛蛋、还有保安队的团丁,跨上放在海塘下的一辆洋车,再然后直奔海月庵而来。





骑行不到一刻钟,海月庵已经遥遥在望。





还隔着老远,钟毅便看到了村口的祠堂,复兴社的别动队就驻扎在这里。





复兴社的别动队足有两百人,不仅训练有素,而且装备精良,人手一支毛瑟手枪!





钟毅的意图能不能得以实现,复兴社的这支两百人的别动队,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然而,当钟毅看到守在祠堂大门口的是两个矮壮的警卫之后,一颗心便沉了下去,难道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吗?





在原本的那个时空,这支两百人的别动队就是突然间消失的。





之后打响的金山卫保卫战中,并没有这支别动队的参战记录。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钟毅才从故纸堆中得知,这支别动队是遭了日军特务的毒手,在大战的前夕被人一锅端了。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很快,祠堂大门已经近在眼前。





钟毅将洋车一扔,大步走向祠堂大门。





把门的两个警卫立刻上前半步,挡住钟毅去路。





其中的一个警卫还生硬的问道:“站住,干什么的?”





听着这生硬的中国话,钟毅的一颗心越发的沉下去。





下一刻,钟毅便用日语低喝道:“八嘎,连我们海军部的人也敢拦?”





“纳尼?”那两个警卫听了后便是一愣,下意识的用日语回答道,“你是海军的人?”





钟毅倒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这两个小鬼子的底细给诈了出来,当下便趁着那两个小鬼子愣神的短暂瞬间,闪电般出手,搭住左边小鬼子的脑门还有下巴,再发力一搓,只听喀巴一声脆响,那小鬼子的脑袋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翻转过来。





不愧是从天狼突击队走出来的兵王,杀人就跟杀鸡似的。





另外一个小鬼子这才如梦方醒,张开嘴本能的就要大喊。





但已经来不及了,钟毅只一个滑步就来到这鬼子的面前,闪电般捏住对方喉管,小鬼子的一声大叫便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再喊不出来!





下一刻,钟毅再猛然发力一捏,便将那鬼子的喉管捏碎。





喉管整个被捏碎,那小鬼子便立刻因为窒息,倒地抽搐。





迅速解决掉守门的两个小鬼子,钟毅一脚跨进祠堂大门。





正对祠堂大门是照壁,照壁能挡住视线,却挡不住声音。





刚进门,钟毅便听到一个愤怒的责问声:“姓张的,你这个狗汉奸,竟敢暗中勾结日本人?亏我还这么信任你,我真是瞎了眼!”





另外一个声音笑道:“何队长,纠正一下,我并不是汉奸,因为我本来就是大和民族的人,也不姓张,姓山形。”





“山形?”何队长愤怒的道,“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山形呵呵一笑,说:“何队长,这话你还是去跟你们的阎王说吧!”





听到这,钟毅不敢有丝毫大意,当即掏出毛瑟手枪从照壁后冲出。





抬眼处,便是偌大的祠堂前院,只见东倒西歪的躺了好几百号人,从他们的样子还有面前摆的酒食,明显是被人给药翻了。





只有五个人还站着,其中就有复兴社别动队的队长,何阿九。





另外四个占住四角,举着毛瑟手枪,将何阿九围在了正中间。





很显然,这四个人都是奸细,就不知道哪一个是说话的山形?





钟毅并不在意这个,抬手就是一枪,背对大门的一个汉奸立刻后脑中弹,直挺挺的往前倒下,接着,钟毅迅速掉转枪口,对着另一个背对自己的汉奸轻轻扣下扳机,又一声轻脆的枪响,第二个汉奸跟着向前扑倒。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发生在转瞬之间。





直到钟毅连开两枪,何阿九和剩下的两个奸细才反应过来。





何阿九的反应最快,趁着剩下的两个奸细的注意力被钟毅吸引的短暂瞬间,猛的一矮身再以双肘向后狠狠一顶,正中那两个奸细小腹。





两个奸细吃疼之下,整个身体瞬间便蜷缩成一团。





何阿九正要掏枪结果两人,耳畔陡然又听到叭叭两声枪响,定睛看,只见两个奸细都已经眉心中弹,倒毙在地。





再回头,何阿九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钟毅。





钟毅仍保持着举枪的姿势,枪口还在冒烟。





看看倒毙在地的四个特务,何阿九有些懵。





四个特务,姓钟的举手投足之间就干掉了?





真没想到,姓钟的不过区区一个保安队长,居然还有这等身手!





好半晌后,何阿九才终于回过神来,说道:“钟队长,枪法挺准啊。”





钟毅吹散枪口硝烟,又将手枪插回到枪套里,然后哂然说:“何队长,你可是够大意的,被鬼子奸细渗透进身边,居然毫无察觉。”





何阿九立刻红了脸,低声道:“兄弟,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感谢的话就免了。”钟毅一正脸色,又说道,“赶紧跟我去救人吧!”





“救人?”何阿九闻言一愣,茫然道,“救谁?”





钟毅道:“炮兵连!”
第1章 穿越了
抗日之全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