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来者不善


莽莽群山,素色峨峨。





一座连天之峰,高耸入云。





而在云雾之巅,山峰之顶。





这里,有一个小院落。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





层层暮霭,如雾如烟,笼罩着小院子。





在这高山之巅俯瞰而下,有云雾缭绕,白鹤唳鸣,顿觉一切如梦幻……





所谓仙境,大抵不过如此了吧。





小院外。





一块丈许宽的大青石,周乙盘坐其上,他呼吸匀称,似乎假寐。





如此一炷香时间,他调理好心情,随后睁开眼睛,在大青石上开始伸展身体,似乎在做着一套广播体操。





这一套动作自然不是广播体操,而是修炼身体力量的法门。





而周乙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于地球,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





这里叫做玄道宗。





听这个名字……





他无疑是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当中。





此时。





夕阳已经沉没大半,夜色很快就要到来。





光线也变得暗了。





若是从远处看,大青石上,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翻来覆去……





凑近了看,大青石上有不少青苔,在这云雾之巅,湿气重,自然少不了这些东西。





而周乙能够在布满青苔的石头上,做着这一套高难度的炼体动作如履平地一般,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修炼根基了。





忽然,周乙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眯起,看向了不远处。





那里走来了个人。





他从青石上站直了身,打量着来人。





玄道宗弟子门人众多。





这群山之中,玄道十三峰加起来,超过万余人。





但,自己和师父师姐,仅三人清修的小玄峰可是极其冷清的山峰,三五年都不见得有别脉弟子来。





今天这位是……





那人走近了周乙的这块大青石,却是看都没看一眼,也没打招呼。





就如同周乙是空气一般,越过了大青石。





他径直走向了院子的大门。





周乙并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这人,对于其无视自己的傲然,也没有什么意外,更……没资格说什么。





因为那人穿的是紫衣。





紫衣弟子,在玄道宗之中,仅有七人。





万人大宗,只有七人可穿紫衣,可想而知这七人的地位。





如无意外,未来的玄道宗主之位,便是从这七人之中选出了。





而他只是白衣,仅比外门弟子强一线而已。





周乙从大青石上跳下来,从背后注视着这紫衣弟子。





然后,看他停在了院子大门外。





“大玄峰,余天雨,求见李师叔。”





周乙听到从这紫衣弟子身上发出的声音,心中一动,“是他……”





余天雨,大玄峰弟子,授紫衣,领首席弟子位。





七位紫衣弟子中的……





第一人!





周乙在大青石的旁边,盯着那余天雨,这位玄道宗大师兄今天怎么会来拜见自己的师父。





却听这个时候,从小院子里面传出来了几声咳嗽,似乎声音主人的身体并不太好,然后小院之中传出了一道有些虚弱却很显沧桑的声音。





“余天雨?”





余天雨恭敬再拜,道:“正是弟子。”





小院里面的一间屋子当中,盘坐着一个一袭白衣的老者,他面容枯槁灰败,头发散乱,气色很是虚弱,又咳嗽了几声,问道:“你来有何事?”





周乙在外面听见师父的声音,也是注视着那余天雨的背影。





大玄峰不像小玄峰这般门人弟子凋零,在玄道宗当中,大玄峰是除了上位掌门出身所在的通玄峰外,势力声望最庞大的一脉了。





而且,那位大玄峰主可是向来和自己师父不对眼,再加上小玄峰势弱,以至于大玄峰弟子上下千余人,都是瞧不上自己师徒三人所在的小玄峰,却不想,今天这位大玄峰最出色的天才,居然会亲自来小玄峰。





周乙目光闪烁,恐怕来者不善。





果然,就看这个时候门外的余天雨慢慢站直了身子,用一种平稳而又不卑不亢的语调缓缓地说道:“听闻李师叔八年前心脉受了难愈重伤,以至于这些年来,经常饱受伤势折磨。”





“弟子不才,恰巧前番下山游历的过程之中,得到罕见的四品疗伤丹药——回天丹。”





周乙在一旁听到了“回天丹”三个字,忍不住目光中露出激动。





回天丹,居然是四品疗伤丹药回天丹!





既名“回天”,那自然就有回天之力。





这丹药闻名程度,在天南之地,只要是个修炼者都知道这个名字,极难炼制,但却有夺天地造化的回天之力,就算重伤濒死,也能救回一命。





自己师父的伤势,一直是周乙的内心之痛,却不想,今天居然能够看到让自己师父恢复伤势的希望。





他已经从这余天雨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他的意思,应该是想要把这丹药献给自己的师父。





听到回天丹的时候,不仅是周乙激动了起来,就是屋子里面盘坐的白衣老者也是微微沉默了一瞬。





老者此刻慢慢睁开双眼,他虽然气色看起来很是虚弱,但是双眼睁开之后,眼中却有一股慑人神光,看到这道目光,很容易让人忽略这是一个受了重伤的老人。





因为这目光太凌厉了。





“无事献殷勤,这回天丹何等珍贵,你我非亲非故,直接说出你此行的真正来意吧。”





老者的声音略带了几丝冷肃。





余天雨嘴角一勾,淡淡笑了笑,道:“师叔这话就见外了,大家分属玄道宗,您又是我的长辈……”





老者却面色一冷:“若不直言,便离开吧!”





余天雨负手站立院外,目光闪了闪,淡笑道:“果然瞒不过师叔的法眼,弟子此来除了要将这回天丹献给师叔之外,还想请教师叔一门关于我玄道宗的神通。”





周乙目光闪烁。





请教师父神通……





这就是此人的目的?





而这个时候,就听见屋内的老者淡淡道:“余师侄的修为境界,早已经和老夫相当,达到了摩柯境界,如此境界,宗内经库对你再无隐藏,且,以师侄受宗内长辈的看重程度,无论问谁,他们都绝对不会藏私,何苦问道老夫这个半废之人。”





余天雨道:“师叔太过谦了,并非弟子不愿找其他长辈,而是因为,这一门神通,放眼整个玄道宗,仅师叔一人会……”





他话还没说完,这时候就听见院子内老者的声音,陡然冷了数分。





“你果然是冲着五运化雷手来的!”





”不错。“





余天雨面色平静,目光微闪,道:“弟子愿以回天丹奉上,换取师叔的五运化雷手。”





但是,随后就听见屋内老者沉怒的声音,冷喝一声:“乙儿,送客!”





冷绝的声音,不带有任何回缓的余地。





周乙一直在不远处听着,正心中思忱师父的“五运化雷手”是什么,这个时候,就听见了师父冷绝的声音。





让自己的送客。





周乙愣了一瞬,目光中有些不解和复杂。





然而,师命在前,他不得不为。





也就在周乙准备上前请离那位首席弟子的时候。





这一刻的余天雨也是没有想到,这小玄峰主居然如此冷绝,丝毫不愿意商量。





他脸也沉了下来:“师叔真的不愿考虑?”





“要知道,师叔虽然达到了摩柯境界,拥有近千年寿元,但心脉被伤,本命元气不断流失,若是再不救治,恐怕活不过三十年。”





听到余天雨口中的这句话,周乙上前的步子顿了顿,脸上全是复杂。





然而,屋内老者的声音,却是更冷:“乙儿,你是听不懂为师的话吗,让你送客!!”





周乙深深呼吸一声,攥紧了拳头,然后在余天雨背后面无表情的道:





“请!”





余天雨的脸色倏然因此变冷,然后,一双冷眼瞥向了周乙。





周乙心头一惊,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山海般厚重的气势朝他席卷过来。





不过,这道气势是稍纵即逝,但仍然让周乙感受到了山海般磅礴的力量,好似转眼间就能将他碾压成粉末。





摩柯,无量之意思。





摩柯境界,既有无量大力。





余天雨瞥了眼周乙,然后看向小院:“就凭师叔的这个弟子,怕是还送不走我!!”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蔑然,微微负手,对着小院子继续道:“师叔,弟子已经把好话都说尽,师叔不要不识好意!”





“你教我五运化雷手,我赠你回天丹修复伤势,各取所需。”





屋内老者冷冷道:“你不走是吧,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乙儿,你进屋来,让他等着去。”





周乙目光一闪,没有说话,沉默着走进了小院子。





余天雨此刻的脸色慢慢变得僵硬,有些难看。





他眯起眼睛:“李师叔真的不做一丝的考虑吗?”





屋内老者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再接话。





山顶,凉风轻轻吹过院外。





余天雨脸上多出愠怒,再看看小院子,咬牙道:





“好!那弟子就此告辞!”





他心中恨得咬牙,但毕竟还要顾及老者的峰主身份,尽管小玄峰人脉凋零,这老者依然还是一峰之主。





被无情拒绝,余天雨不得不转身。





他攥紧拳头,心中道:“不识抬举的老东西……”





小玄峰主的态度,他已经看到了,是宁死也不能答应他。





说着,他转头的看了一眼走向院子里面的周乙,眼睛眯起。





“老东西,不愿意把神通外传,但我余天雨得不到,你两个弟子也别想得到!”





“小玄峰已经凋零剩下两个弟子,一男一女,两个废物……”





“我要收拾他们,不费吹灰之力。”





余天雨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眼睛闪过寒芒。





“老东西,没了传人,你就把神通带进棺材去吧!”





……
第一章 来者不善
诸天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