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虚观


 太湖八百里,鱼虾捉不尽。近年来,在旅游部门的大力开发下,这个哺育了周边不知多少代人的湖泊,成为了旅游胜地,每年到此旅游的游客数以百万计。





太湖周围以及一些比较大的岛上,原本籍籍无名的寺庙、道观,焕发了生机,香火甚至接近了一些比较大的寺庙、道观。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湖中央某个小岛上,还有一座道观,名唤‘玉虚观’。不过和周围因为游客不断增多,收入不断增长,建设的日益壮观的寺庙、道观相比,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掉了漆的大门,歪着的牌匾,被风雨侵蚀的不成样子的砖瓦,坍塌了一段的墙壁……





如果用人一生的不同阶段来形容,玉虚观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吱呀!道观的大门开了一个缝隙。





一条无精打采的二哈从门缝里钻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张嘴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卧在了地上。





“唉”





一声长叹从道观里传出,带着几分索然和无奈。





二哈扭头朝里面看了一眼,起身,抖了抖身子,十分嫌弃的走开了。





“唉”





又是一声长叹。





一袭蓝色道袍、头戴庄子巾的曹易轻步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几分愁容。





四个月前,工作不舒心、又没什么牵挂的他,得知姑苏最大的道观,玄妙观,招人,工资还不低,便去报名。仗着会背不少道门典籍和不错的学历,顺利中选,之后不知道怎么就被转到玉虚观住持程演清道长门下,成了他的弟子。





一个月前,程演清道长突发疾病,羽化而去,作为唯一弟子,曹易理所当然的继承了这所子孙庙。





平白继承一所道观,按道理说是一件幸运的事,可这里太荒凉了,一天到晚,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爱信信,不信滚蛋,别耽误贫道飞升,呵呵,这么偏的地方,就是想让人耽误,也不可能。”





曹易望天,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突然,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从怀里滑掉了下去,发出一声很清脆的响声。





传度证掉了!传度证是正一派弟子正式入道修行的标志,相当于学校的学生证。





曹易弯身捡起来,看着上面自己的道名,曹金鸿,表情怪异。





做了程演清道长的徒弟,最大的好处就是辈分高,玄妙观的住持就是金字辈。想起几天前去玄妙观,一群中年道士围着自己喊师叔,曹易就想笑。





把崭新的传度证合上,摩挲了几下,曹易不由想起几个月前和师傅的对话。





“师傅,你说什么?弟子是金字辈!”





“忠正演金科,为师是演字辈,你当然是金字辈。”





“弟子记得玄妙观的主持,道名里也有个金字。”





“员金胜,你们现在一辈”





“弟子的道名是什么?”





“为师早就想好了,曹金鸿,不错吧?”





“不错,道号呢?”





“道号随便!”





“道号可以随便?”





“一直都很随便,而且起多少都可以”





“玉京子怎么样?”





“你还真会起,武当玄武派第十四代掌门人游玄德道长,道号就叫玉京子,换一个。”





“清微子呢?”





“你是故意的嘛?这是武当三丰派第十四代掌门人钟云龙道长的道号。”





“……”





“起个道号也这么费劲,干脆叫玄心。”





“呃,好,那弟子以后自称玄心还是曹金鸿?”





“咳咳,傻徒儿,当然是曹金鸿,哪有人自称道号,道号是别人称呼你的。”





“呃,弟子献丑了”





“私下里用自己的名字也可以,反正就我们仨。”





“仨?”





“还有哮天”





“噢,那条二哈!”





“还有事嘛?”





“弟子现在算是道士嘛?”





“你有国家颁发的道士证嘛?你授箓了嘛?敢称道士?”





“呃,要多久才可以?”





“慢慢熬,唉,怎么收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子!”





“……”





……





“观都是贫道的了,连个道士都不是!”





曹易把传度证收到怀里,哑然失笑。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





“呃,晴天霹雳?”





曹易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





忽然,一阵完全不讲道理的狂风从东而来,原本比处子还要宁静的湖面顿时波澜大作,浑浊的浪花卖力的击打着岸边,似乎要把小岛掀个底朝天。





天空很快变得昏暗,紧接着刺眼的白光一闪,整片天空都是炸雷的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





“嘶,这么猛!先进屋。”





曹易眉头皱了皱,转身,刚走不过两三步,就听到一阵狗叫声,扭头一看,师傅养的哮天,慌慌张张的朝这边跑,匆忙中不慎跌倒在地,连滚了几圈,爬起来,朝天莫名其妙的叫了几声,继续往道观这边跑。





社会我哈哥,狗废,话还多!





曹易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走进道观,穿过庭院,步入供奉着三清道祖神像的神堂,关上门。





“叮!恭喜你,宿主,获得道门气运系统。”





雷声滚滚中,一个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有人在说话?





曹易怔了几秒,一脸狐疑的把门拉开一个缝隙,眯着眼睛朝外面望了望,除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和吹得沙尘乱飞的大风,什么都没有。





听错了?





曹易嘀咕一声,重新合上门,转身。





“道门气运系统”





“宿主:曹易”





“身份:玉虚观住持”





“境界:凡人”





“功法:无”





半空中,出现几行金色的小字,过了四五秒钟才消失。





这!





道门气运系统!





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系统存在!





曹易呼吸变得急促,肌肉绷紧,心脏噗通噗通的快速跳动起来。





不是他不争气,是这种小说中的东西真的出现在现实中,太挑战三观了。





幸亏没有心脏病,不然这一下子可能就过去了。





不对,这个系统叫道门气运系统,莫非是无所不能的道祖赐的?





曹易精神一振,表情肃然的整理了一下压根没乱的道袍,朝三清道祖的神像下拜。





身子弯到一半,猛醒!





道门自道祖以下,崇尚的一直是清静无为,爱信信,不信滚蛋,怎么会弄出来一个目的性那么强的道门气运系统。





这时,一段讯息进入曹易的脑海……片刻后,曹易露出了然之色。





原来,道门气运系统是亘古之初诞生的气运神物,有夺天地造化之威能,在各种大世界中穿梭,经历过无数文明诞生,强盛,破灭……





后来不知因何损毁,历尽无数凶险最终降落到这一方末法世界,吸收地球上科技信息自成系统,因第一个遇到的是他,便依着他希望振兴道门的心愿,成了道门气运系统。





“系统,先自我介绍一下功能?”曹易直起身子,开口问道。





“一张符箓,改天时,借风布雾,祈晴祷雨。”





曹易神情微动。





“占卜问卦,晓天机,趋吉避凶,逆天改命。”





曹易双目闪过一丝火热。





“神通大法,握乾坤,颠倒阴阳,移星换斗。”





曹易呼吸急促。





……





最后,





“我道合一,无道无我。唯一真实,超越时空。无边无际,瞬间永恒。”





曹易陷入恍惚之中。
第一章 玉虚观
会穿越的道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