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陌生女人


 我母亲这辈子很苦。





听我父亲说我母亲年轻的时候长得十分漂亮,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我母亲,算是因为漂亮而出名了,那时候追我母亲的人很多,毫不夸张的说跟现在的小明星一样,走到哪里都有人搭讪围观。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母亲居然爱上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小伙子,而且两人还顺利的结婚了,这个小伙子就是我父亲。





两个完全不搭杠的人在一起了,说句不好听的,有点鲜花插牛粪的意思,外人完全不知道我母亲图啥,不过村子里面的人说话婉转点,都说我父亲走了八辈子大运了,的确是走大运了,连我父亲自己都这么说。





可谁也没想到我母亲怀胎十月,在生我那天晚上,我父亲听到我哇哇大哭之后,满心欢喜的刚跑进房间,我父亲就傻眼了。





床上满是鲜血,而我母亲不见了。





村子里面的接生婆满脸煞白瘫坐在地上,一手搂着哇哇大哭的我,另外一手指着旁边打开的窗户,支支吾吾的,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我父亲急忙一看,发现窗帘被什么东西抓破了,很大的爪印,一条长长带着血迹的拖痕从床上延伸而下,一直从打开的窗户上拖了出去。





没错,我母亲生我失血过多,血腥味引来了山里面饥饿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口就把我母亲拖走了,而我母亲只是望着我,用手扯断了还没来得及剪断的脐带,生怕吵到我的没有叫一声。





我父亲满眼通红,啊的大叫了一声,抓起家里面的锄头就追了出去,追了一夜,在山里面找了一夜,最后我父亲好像丢了魂一样,拖着一条血淋淋的肠子回来了。





这肠子是我母亲的,是那些野兽吃剩下的。





那天我父亲哭了,哭的撕心裂肺,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听得到我父亲的哭声,这是接我出生的接生婆告诉我的。





我失去了我母亲,在我出生不到一天就永远失去了,我恨那些山里面的野兽,后来我上小学开始,每天晚上放学就偷偷拿着锄头上山,我想找到那只吃了我母亲的野兽,我要杀了它为我母亲报仇。





与我一心报仇不同的是,我父亲自从那一夜过后,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不是我父亲因为受到打击而自暴自弃,而是他变得十分好学了,除了农活之外,每次我进去叫他吃饭他都在看书,看书的神情似懂非懂的样子,我以为他在麻痹自己。





正好,他每天躲在房间里面,正好给了我上山的机会。





可好景不长,直到我十二岁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拿着锄头偷偷上山的事终于被我父亲看到了,我父亲跑过来就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你个不孝子,你娘去了,你也想跟你娘一起去?”





我哭着说,“我想我妈,我要为我妈报仇!”





我父亲眼睛通红的看着我,一时哽咽。





都是那些野兽畜牲干的,我恨所有野兽,说着我就丢下锄头跑了回去,从那之后,我每天晚上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还是拿着锄头上山,父亲白天做完农活,其余的时间依旧是呆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了,而且更加变本加厉了,他连饭都不做,整天就呆在房间里面,偶尔看我一眼,也是不敢面对我的偏开视线。





我对我父亲失望了,母亲走了这么多年,他不但不给母亲报仇,还阻止我给母亲报仇,他让我失望。





这样的他,母亲当年怎么会嫁给他??我情愿自己不出生,也不要我母亲当年嫁给他!





从此之后,我没有和我父亲再多说过一句多余的话,我也以为我父亲会一辈子呆在房间里面逃避一辈子,但直到有一天早上,他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我愣住了,对我不管不顾的三天后,他才回来了,一脸红光满面,好像潇洒的度过了三天愉快的日子似的,而且身边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人,年纪很小,可能就十八九岁。





看到我父亲身边突然有这么一个女人,而且还带回家了,我父亲居然找只比我大几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只是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任何话,就直接看向了我父亲。





我父亲一脸讨好的带着这个女人回到了他的房间,而且还关上了门,十多年了,我第一次看到父亲笑,还是对其他女人的,我真是愣住了。





我父亲单身了十二年,突然带女人回家了,一时间村子里面流言蜚语了,说我父亲憋了这么多年,终于忍不住要找新欢了,而且还找到了,还说我父亲的真是走大运了,运气怎么这么好,居然又找到了一个美女。





我心中愤怒,为我母亲更加感到不值,我母亲当年怎么会看上他?





我没有去管他了,我还是拿着锄头上山,我准备杀了那只吃我母亲的野兽我就离开这里,因为这个原本属于我母亲的家现在住进了其他的女人,这里也不属于我了。





三天,这个女人整整呆在我父亲房间里面三天,才在早上离开,我亲眼看到她离开的。





我父亲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更是一脸疲惫,甚至还对这个女人依依不舍的看着这个女人走远,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看不下去了转身准备回屋里,我父亲叫住了我,我没理他,他走了过来,将我的身体转过来,然后蹲下来看着我说,“十二岁了,过了十二年了,……”





我父亲的声音很轻,好像在喃喃自语,“你长大了,以后要懂事了知道吗?”





“你想赶走出去你直说。”我看着他说。





我父亲摸了摸我的摇头,“以后要听话。”





他说完这话就转身回到了房间里面,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我怎么可能听进去?心中对他更加怨恨,我没有理会的直接回到自己房间里面。





可我没有想到这会是我父亲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天晚上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一声撞击声,好像一个大东西冲进屋子里面来了。





我立马惊醒了,抓起床边的锄头就打开门跑了出去。





但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幕,我看到了一只眼睛冒着绿光的野兽叼着一个满身是血的血人。





天太黑了我看不清这野兽的样子,但这个血人是我父亲!





它吃了我母亲如今又过来吃我父亲!我发疯似的跑了过去。





我父亲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我,浑身是血的他,脸上没有痛苦,只有喜悦,好像去见想念很久的人的那种喜悦,“十二年了,丽华,我终于来找你了……”





“爸,爸……”





我哭着大叫,用锄头砸它,但这只野兽发绿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就叼着我父亲就朝山上跑去,我大叫了一声,拼命追。





可它跑的太快了,很快我就追不上了,看着地上的带着血迹的拖痕,我大声哭,边跑边哭,我找了一夜,直到村子里面的人找了上来,他们找到了我,而我看着草丛里面,一摊夹杂着碎肉的鲜血已经傻眼了。





村子里面的人带我下山,我呆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面三天三夜,我母亲生下我就被野兽吃了,我父亲如今也被吃了,我成孤儿了。





三天我没吃没喝,直到学校里面的老师过来找我,才发现我已经昏迷过去,之后的事我不知道,后来听我老师说他送我去医院我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





从医院偷偷出来,我决定不读书了,算是直接辍学了,因为我父亲走了,我没有什么亲戚,我必须养活自己,我还要杀了那只野兽!





是它让我成为孤儿的!我要让它血债血偿!





自己一个人从医院走回家,看着这个从此空荡荡的家,我眼睛红了,我流着眼泪推开自己家的门,一个淡淡的声音就在屋子里面响起,“干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家?”





听到这个声音我愣住了,只见我家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了,这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一脸冷漠的望着我,她身边还有一个行李箱,好像要搬过来住一样,居然正是我父亲带回来的那个女人。
第一章陌生女人
算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