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遗憾


 平江市某私立医院





叶青青掐住了在病床上瑟瑟发抖的叶兰的脖子,苍老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同年轻漂亮的叶兰形成鲜明的对比。





明明叶兰比她还大两岁。





“小桐也叫你姐姐,你怎么下得去狠手挖他的心?你还是不是人?”





叶青青愤怒质问,弟弟小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现在小桐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可她要报仇。





为惨死的小桐,也为她自己受过的苦难。





“小桐出车祸了,心脏不用也是浪费……”叶兰被掐得透不过气,惊恐地看着叶青青。





这个贱人在监狱里关着,怎么逃出来了?





叶青青加大了手里的力气,叶兰呼吸越来越微弱,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





“还想骗我?你和陆清泉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小桐的车祸是你们操纵的,陆清泉当初娶我是为了我妈的遗产,把我弄进监狱不弄死,是为了让我做你叶兰的后备心脏库……”





叶青青每说一句,手上的力气便加大一分,叶兰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哑声叫道:“清泉……救我!”





“没想到我会逃出来吧?”叶青青冷冷地看着叶兰,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过了水果刀,在叶兰惊恐的眼神中,扯开了她身上的病号服。





丑陋的疤痕似蜈蚣一样,还很新鲜,里面跳动的是小桐的心脏。





“你要干什么?





“贱人……你不配用小桐的心!”





叶青青一手掐着叶兰的脖子,一手拿着刀,毫不犹豫地刺向了叶兰的胸口,并绕着疤痕深深地划了一个圈,叶兰痛得发出了嘶哑和绝望的吼声。





殷红的血染红了病号服,还有被子,叶兰的瞳孔慢慢扩散,身体向后倒去,眼睛瞪得大大的。





叶兰到死都没想明白,关在监狱里的叶青青……怎么就逃出来了?





叶青青想取出弟弟的心脏,叶兰这个贱人不配用小桐的心,可她才刚伸出手,枪声响了,胸口传来了剧痛。





她木然地看了眼胸口多出来的洞口,倒在了地上,看到了刚才被她敲晕过去的陆清泉,举枪对着她。





“贱人,你杀了兰儿,我要杀了你!”





陆清泉痛苦地看着病床上没有了气息的叶兰,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天,兰儿再过一个月就会成为他的新娘,可现在……





“贱人!”





陆清泉再次举起了枪,只要叶青青死了,她的大笔遗产就是他陆清泉的,兰儿已经没了,遗产却一定要拿到手。





叶青青突兀地笑了,“陆清泉,你过来,我把银行保险柜密码告诉你。”





“你毕竟是我爱过的男人,我快死了,你亲我一下吧,结婚五年,你还没亲过我呢!”叶青青乞求地看着他,卑微的眼神取悦了陆清泉,也降低了他的戒心。





他慢慢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枪,蹲在叶青青身边,俯下身体想敷衍地亲一下。





叶青青呼吸渐渐变弱,看起来没有半点威胁,陆清泉戒心更低了,离叶青青的脸更近了。





“啊……贱人……”





陆清泉痛苦大叫,心口插了把匕首,是叶青青事先藏在身上的,陆清泉冲她又射了几枪。





叶青青微微笑着,她已经报了仇,死而无憾。





不,还是有遗憾的。





陆墨……





那个原本同她有婚约的男人。





也是她唯一辜负的人!





没想到,最后帮她的人会是陆墨。





明明陆墨是那么重规矩的人,可现在却帮她逃狱,还替她伪造假身份。





“陆墨……对不起!”叶青青喃喃地说着,眼前越来越模糊。





叶兰死了。





陆清泉刺中了心脏,也活不了。





欠了她的,她已经讨回来了。





可她欠陆墨的,只有来生再还了!





假如有来生的话!





叶青青已经感受到了死神的来临,门被人撞开了,来的是陆墨,虽然坐在轮椅上,可背依然挺得笔直。





“……你为什么不走?”陆墨痛惜地看着奄奄一息的叶青青。





叶青青努力睁大眼,想看清陆墨的脸,可只看见了两鬃的白霜,怎么会老得这么快?





是因为壮志未酬吗?





“对不起……芳姨不是……我杀的!”





“我知道!”陆墨点头,他也是最近才查出真相的。





“陆墨……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守着你……过一辈子……”





叶青青的声音渐渐消失,沾满了鲜血的手,无力地垂下……
第1章 遗憾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